当大家都在呐喊“国潮崛起”的时候,多少人考虑过用潮流复兴我们的传统工艺?

发布日期:2020-03-02 14:59
作者:Zaza

在我原本的印象中,陶瓷艺术经常出现在博物馆的玻璃罩里,精美绝伦,熠熠生辉。不过当不少潮流品牌与这门传统工艺合作过之后,我们便知道陶艺的面貌也可以很有型,也可以是年轻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当然,论及陶瓷艺术,自然是我们中国出产的最具历史,在多样性和丰富度上也位于世界前列。其中,便有体现广州文化特色的「广州织金彩瓷」,至今已有 300 多年的历史。
 
广州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唯一的外贸港口,外国人都在十三行这里做买卖,购置一些中国商品,包括瓷器。当时的商人便从景德镇运白瓷胎到这里,由广州师傅进行绘画、上色,再烧制出成品,卖给国外买家。



那么,为了投其所好,广州所生产的彩瓷既体现出西洋风貌,同时也融入了具有东方韵味的中国元素,呈现出中西结合的面貌。「你可能会在一个很传统、很中式的画面里突然看到一个很西式的风景或者人物,这是广彩一个有趣的特点,中西不同的场景不断交替出现。」



后来,广彩还有了更个性化的定制,根据客户的需求来生产,比如说「纹章瓷」,欧洲的大家族、大企业会来定制自己的家族徽章或者企业 Logo,如今在博物馆、十三行都能看到很多以前西洋过来定制的纹章瓷。

而正因为广彩主要是外销品,基本不在国内销售,也导致现在国内很多人对于广彩并不了解,在国外却能见到不少广彩的影子。


说到这里,各位可能会想,广彩瓷器是很精美没错,但风格上似乎过于传统,甚至有些老气,更适合老一辈呢。
 
但是,正如广彩的定制属性,它向来是为客人而生产设计的,在一定的框架下能呈现出丰富多样的风格。这次我们便邀请来「继续广彩」工作室的两位负责人——何蔚菁、蔡思哲,横空打造了一套虎纹盖碗(去吃火锅经常会用它喝茶吧),也是希望能颠覆大家对国内传统工艺的固有认知。



这套盖碗以「虎」为原型,远观能看到传统广彩的设计元素,比如广彩强调的金色;近赏会发现各具形态的老虎,相互嬉戏玩乐,表情趣致古怪,细节耐人寻味,整体上看也十分帅气有型。(而且大家都知道,虎纹是潮流圈的大热元素之一)
 
「“虎中作乐”其实是和粤语“苦中作乐”同音,正是我们现在的状态,学习传统工艺的过程非常艰苦并且枯燥无味,同时未必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未必能达到你的期待值。」



「我把岭南当地的水果画成类似球的形态,意思是老虎在玩一个传统的东西,在玩的同时也传承了传统文化。它呈现出来的样貌是新颖的,因为传统也可以和潮流相结合。这是我们新的尝试,这样的碰撞让我们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惊喜,也可说是苦中作乐的一丝“甜头”。」



这里要为大家介绍一下「虎中作乐」盖碗的创作者:何蔚菁、蔡思哲,他们是「继续广彩」工作室的负责人,这也是广州唯一一家由 90 后创办的广彩品牌和工作室。


虽然两位都是学平面设计出身,但蔚菁由于母亲曾经在广州织金彩瓷工艺厂(简称「广彩厂」)工作,从小接触广彩这门工艺,便在毕业设计时创办了「继续广彩」的品牌。思哲则有国画功底,和广彩创作有相通之处,在制作中也担任主笔。

「当时毕业之后有个假期,我们俩都没打算找工作,只想按照自己的兴趣玩一下。刚好这些广彩的产品我们都觉得挺有趣,在假期这段时间我们就去研究和探索,进行自己的创作。

我们拿成品到一个工艺类的市集进行销售,结果反响还不错。因为当时大家没有看过广彩还有这样精致的小东西,大家很主动加我们微信,问“能不能去你们工作室看看”、“有没有更多的作品”……才促使我们去考虑投身广彩这行。」


制作如此精致的广彩瓷器,想来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们从准备工序说起:
 
在正式开始绘制广彩之前,首先要挑选瓷胎,只要遇到一点点瑕疵,这只瓷胎就不能用于创作。正如思哲所说,「这里头倾注了时间、精力和感情,成品是一个有温度的东西。」所以在第一步就要用最好的原料。

然后是研磨颜料。因为是矿物质颜料,需要慢慢研磨,并按照一定比例加入植物桃胶和水来调和。

广彩的颜料名称颇为特别,例如鹤春、水青、西红、大红、大绿、麻色、金彩和茄色等等,别有一番诗意。

其中「西红」是以前西方传过来的颜料,也叫「洋红」,这个颜色在广彩里很有辨识度,常见于广彩中的花头,延展性相当好,能做出很不错的渐变效果。制作西红的过程比较特别,需要用金来让颜料显色,所以价格也相对贵。



「工具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
 
思哲和蔚菁的工作台上最多的工具就是画笔,因为每种颜色都得对应一支独立的笔,不能混色。其中,需要根据颜料特性来决定用什么样的毛、怎样粗细的笔尖……而写瓷黑的笔、洗色的笔、墨笔、填色笔在材质和粗细上又会有所不同,比如填色笔就基本由羊毛制成。

最值得一提的是枕箱——创作时用来枕手的工具,它本身也可以存放其他小工具,既便携也方便收纳。「以前的广彩师傅很聪明,只要带上这个箱子就能游走四方,去到任何地方只要放下箱子、拿出工具便可以开始创作了。」



在我这个行外人看来,打造这样精细的广彩作品,最考验的应该是画功,像我这样容易手抖的可能半天都画不出来。但他们告诉我,广彩实际上最大的难点并不在于绘画,而是把控到这份工艺原有的味道、精髓,这需要花大量时间去思考和沉淀。

「会画画的人用这门工艺创作是不难的。但广彩的难点是在于要学习很基础的工序,比如最枯燥的“开斗方”,就是将画面分块、切割、定下线条,还有“挞花头”,以及学习广彩中比较传统和经典的图案,这些虽然很无聊,但都是很必要的创作基础。」

「我们头两年完全是在学习广彩的文化、脉络,通过学习这些才能转化成你表达自己和客户的想法。让人知道“它是广彩”是我们现在很重要的点,如果画出来的东西别人觉得只是彩绘,这是不够的。我们希望做出来的东西有辨识度,并且让人产生好奇:“广彩竟然还能这样子”。」

这次合作下来,Zaza 我深切体会到所谓的「慢工出细活」,因为广彩本身节奏很慢,从思考设计、定位、制作到烧制,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欲速则不达,无论是制作者还是客人,都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
 
「如果没有投入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那肯定是做得不够好的。」



「这对于当下时代的浪潮、年轻人来说是有矛盾点的,因为外面的步伐很快,但是我们在做的东西又非常耗费时间精力。另外能不能在这个时代里生存,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们赚的钱也基本都重新投入到购置工具材料里面去了。」
 
「一方面我们想将广彩生活化,另一方面也想将它与当代审美和艺术连接起来,因为传统工艺和当代艺术的结合还是存在很大的空缺。广彩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面貌,到我们这一代,我们应该做些新的东西出来,而不只是消费前人所留下来的东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