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丸之内和大手町带你东京一日游 |《编辑的日常》

发布日期:2020-12-28 16:54
大家好,我是高棟!坐标枥木县小山市,《编辑的日常》专栏上周开栏了,今后请各位读者多多关照~ 2020年1月中旬正逢Steppy的主编Ray来东京出差,那个时侯还未爆发全球疫情,高棟为尽地主之宜招待Ray去了一家名为T.Y HARBOR的餐厅去吃晚餐,这是东京内唯一建在运河边的水上餐厅,有好喝的自酿IPA和好吃的BBQ料理,推荐Steppy的各位读者们以后来东京可以去试试看,这家餐厅的用餐氛围特别轻松,有点优雅但不做作,景色也很美。

酒过三巡后,Ray讲他之前到东京时觉得很多场所和餐厅都很拥挤狭小,这家餐厅倒是很宽敞。不由惊讶原来国人对东京的印象是这样,高棟虽没在东京出生,但也在东京读书生活过一些岁月,为此高棟想分享一下自己常活动的丸之内和大手町区,这两个区域的主要特点就是宽敞。





丸之内和大手町的地理位置就位于东京站,从东京站正面出来就属于丸之内的范围了,西侧属于大手町,日本桥和八重洲也环绕于东京站周围,这四个地方都是以东京站为延伸的区域,每个区域的文化和历史都各不相同,且让我们先回到东京站内开始这一天的游玩。 





东京站内有高棟特别钟意的Pierre Marcolini巧克力店,一般只要在东京站内路过Pierre Marcolini,就会买个巧克力甜筒吃,糖分控制得当,不会有腻感,听说上海也有分店,但甜筒的味道是否一样就不从得知了,味觉感受往往也因人而异,高棟觉得Pierre先生对分店的出品要求应该差不了,他是个很典型的完美主义者。





从小山市乘新干线到达东京站大概在上午10点左右,先少吃些东西再去逛,寿司清是发源自筑地市场的寿司连锁店,大部分连锁寿司店都以旋转寿司的形式为主,很多都是机器做的寿司,价格虽然讨喜,可食材都严格受到成本控制,出品和味道自然仁者见仁。





东京站中央口出来后就进入了丸之内,这个区域历经130年间三次重大改造最终建成,几乎见证了日本社会的变迁,同时也是代表东京的CBD中心。每日办公人口总数根据官方的统计在28万人左右。

从丸之内走出来后准备去大手町Tower的Aman酒店吃午餐,大手町得名于江户城正门“大手门”,而町意为门前的街道。





Aman所在的大手町Tower是东京建物和大成建设的共有资产,Aman在东京还算比较新的酒店,高棟还常去文华东方和半岛,这三家酒店的餐厅都好吃,而且价格合理,很多酒店的收费让我时而觉得诧异。

Musashi By Aman店位于Aman的34楼。前身是青山名店鮨武蔵,亲方是武蔵弘幸先生,一般寿司店的大师傅都被称为亲方,表示对职人的尊重,源于武士奉公文化。





一家寿司店好不好,通常看小肌和玉子。小肌的学名是窝斑鰶幼鱼,很腥!所以用醋和盐腌渍,这成了大家判断寿司店好坏的标准,考验食材处理能力。处理得当的小肌会有清爽的口感,其实高棟认识的国人里没几个喜欢小肌的,但也曾在一些场合中听人大谈小肌,至于真正喜欢与否,不从得知。





玉子就是鸡蛋,考验火候,耗费时间,但也被神话的很严重,一提寿司,大家通常会想到“神的寿司店”。高棟在十年多前跟家人去过,那时还不像现在这样难预约,可花了不少钱,却没有太多满足感。



味觉和感受往往很主观,不妨碍大家去神的店试试,现在真的很难预约,不过Musashi By Aman还蛮好约,个人更喜欢酒店里的寿司店,毕竟酒店的本质就是服务客户,以客户为主,而神则需要仰望。

用过午餐后,高棟在Aman看了好久在KITTE买的书,从大手町回到了丸之内,晚上不想再吃多,就到了Joel Robuchon的Café,虽然星星对高棟来讲吸引力不大,但Joel Robuchon在全球摘下30多颗星星,是世上摘下最多星的连锁餐厅,真的很厉害!





高棟没去过Joel Robuchon的三星正餐厅,二星系列有去过两次,吧台用餐也很放松,没有很贵,三星正餐厅真的很贵。就是传说中那个“30岁之前吃到Joel Robuchon的女人都是好女人”的那家餐厅。 

点了一个Crepes和咖啡及甜点的套餐,又点了一杯酒,买单时没超过3000日元。Crepes就是法国煎饼,跟国内各式各样的煎饼小吃长相差不多,其实高棟与其说喜欢餐厅,不如讲更喜欢餐具,对口感的重视程度总没餐具那么认真。 Joel Robuchon丸之内的Café用的是柳宗理设计的刀叉,不过正餐厅用的还是传统Fine Dining常见的Christofle,盘子和酒杯忘记是哪家了。





甜点的水准很高,跟Joel Robuchon二星店几乎一致,三星虽没去过,估计也差不多,Joel Robuchon在全球很多分店的主厨和首席烘培师及甜点师都是日本师傅。

咖啡M杯售价380日元,跟日本的星巴克定价差不多,高棟点的是套餐所以不需另付,就价格和品质来讲,我去过的很多“高端”咖啡店的定价都很离谱,而且不是手冲那种,单纯的机制咖啡。中国讲“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Joel Robuchon是摘下世界满天星,咖啡只收380。





经过这一天的游玩,Ray同学看看东京是不是也有很多宽敞的地方!当然也推荐正在阅读的各位来丸之内体验一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