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国内不同,日本(人)很尊重本土手工艺,这是我们“落后”的根本原因

发布日期:2021-01-05 16:33
论及中国传统节日,自然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精华,形式多样、内容丰富,侧面上反映了中华民族的传统习惯、道德风尚和宗教观念。就像端午节,至今已有 2000 多年的历史。





在 Uli 看来,中国传统节日与西方节日最大的区别在于文化内涵深度这一层面。当然,我并非要否定西方节日,例如圣诞、复活节等也是有它的文化底蕴在,这点我是非常尊重西方传统文化的。

那我说这话又是啥意思呢?就拿端午节最主要的习俗“赛龙舟”来说吧。它有文化历史背景,被人流传最广的是源于纪念爱国诗人屈原,有延伸出不同地区有不同的龙舟文化习俗,甚至细微到不同用途、地区、村落的龙舟,他们的龙头也有不同的文化形态。





「传统的龙头类型一般分为龙舟比赛用的龙头、巡游探亲的龙头等,例如比赛用的龙头需要有霸气和震慑对手的气势,而用于巡游探亲的龙头则会偏向慈祥、温和的感觉。经过深入研究不同村落文化后发现,不同的村、不同的龙船有自己供奉的神,有自己的禁忌,有自己专属的颜色、图腾。」

其实说到龙头木雕,张伟潮算不上是“科班”出身,但 85 后的他年纪轻轻便赢得不少人的口碑和认可,相信大家和我一样,十分好奇他究竟为何会成为一名龙头木雕手艺人?





「在我们广州,有很多乡村都是水乡,而龙船文化在我们水乡村是一种很重要的文化。小的时候大人经常带我们去看龙舟赛,我从小就在这些传统文化的熏陶中长大。在我那个年代,几乎每一个小朋友都是龙船发烧友,我也不例外。但一年里通常只在端午节前后几天有龙船活动,其他时间基本看不到,而我又非常喜欢龙船,只能自己尝试去做一些小的龙船模型或者做一些手工龙头,慢慢地便从兴趣变成职业,影响到现在了。」

「其实不同的师傅做龙头都有自己的风格,颜色、刀路,但外行人看分不出的,可能更加多是从最表面,譬如颜色的涂装、整体的配色独特性等方面。我们做的龙头也有自己的特点,例如颜色比较丰富,特别是漆的光滑度、总体设计风格,颜色和颜色之间的搭配。我们也玩很多花样,包括渐变色、夜光色、荧光色,甚至是变色龙,不同角度有不同的颜色等,这是过往传统的龙头木雕很少运用到的手法,可以讲是一种创新吧。我们现阶段想做的龙头是将每条村独特的文化融入其中,希望可以打造出每一条村专属的龙头。」





至于做龙头需要用到什么工具,张伟潮告诉我,以前做龙头用的工具比较单一,靠斧头、锯和凿子,那时候叫大刀阔斧,现在的工具就多了,除了最基本的斧头、锯和凿子外,还有一些电动工具的辅助,包括电锯、电钻等,加快雕刻效率。但要完成一个精致的龙头制作,工序是很繁琐的。





首先是开样,也是设计。设计不是凭空想象而来的,需要和不同村落的客户详细沟通交流,了解村的文化、禁忌,以及他们的想法后,再结合专业知识起草图纸。但这个图纸并非 3D 效果图,而是龙头侧面投影的线条图,后续要靠自己的想象去完成。





然后根据图纸线条图进行粗雕、打胚以及细雕。这三个过程是整个工序里最有趣、最好玩的,因为虽然图纸上的龙头是这样画,但在雕刻的过程中可以根据思路的变化产生二次创作。

接下来是打磨,是最简单也是最需要耐性的过程。打磨完毕基本上龙头就定型了,可以做下一步,上漆。上漆分底漆和面漆,以前老师傅是用毛笔、刷子,现在会用到喷笔、喷枪等,令其颜色艺术效果更加丰富。





上完漆后龙头算是完成了 98%。交货前会把一些装饰品,例如龙须、舌头、龙珠安装好,这样才算是一个完整的龙头。

「我们一直做本地的龙头会被一种惯性思维模式圈住,走不出来。因为你面对的市场就是这群人。但这几年接触外界多,特别是市非遗中心经常有一些交流活动,让我觉得虽然广州的龙头是一种很古老的传统文化,但也面临着很保守的情况,所以希望可以有不同的艺术家参与其中。

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只做龙头,希望由一个龙头可以延伸出更多的东西,包括文创品,吸引到更多的年轻人,但非纯粹印一件 tee、手机壳之类的,这不是创新,纯粹只能称为制作。」





加上早前玻璃工艺的庞老师和王老师,接触下来,Uli 发现这些手工艺人其实心思很简单的,基本不怎么会弄公关宣传自己的手艺,因为他们把大量的时间都花在创作和工艺研究上。不是因为这些传统手工艺不够潮流、不够入时,而是因为我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根本不懂得“尊重”二字。

「日本的手工艺为什么做得这么好?因为他们一直都有这种文化在,百姓对手工艺有一种很崇高的敬仰。但中国的手艺人,这几年才有非遗这类事情,但在十年八年前哪有这样,以前的手工艺人都是自己背着手艺品到市集贩卖的。国家所认证的非遗传承人实则是每一门传统手工艺的代表,而非唯一一个。所以说中国不缺手艺人,缺的是老百姓如何对待这些人。

假如一个龙头是塑料倒膜的,一个木雕的,两个做出来上好漆,外行人看起来是一模一样的,大多数人宁愿买塑料那个,因为木雕可能价格要卖到上万,塑料倒膜可能只需要一千多块就 OK。上了漆一样的,中国人就是这样的。」





写到这,让我想起当问及张伟潮对龙船的想法,小时候和现在有没有发生变化时,他告诉我,其实广州人扒龙船的习俗一直都没怎么变,还保留着很原始的起龙船、探亲、招景等一系列的民俗活动。变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是少了一些年轻人的参与。





有时候如果身为中国人的我们也不去尊重自己的传统文化、传统手工艺,那么哪怕技术再厉害、文化内涵多深厚,也无补于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