谩骂不如超越 |《编辑的日常和衣橱》

发布日期:2021-04-20 14:16
大家好!我是高棟,坐标枥木县小山市。前段时间不断发酵的棉花纤维事件让纺织行业的一些相关知识无意中进入到了人们的视线,一石激起千层浪,且不乏有一些过于“极端”的表现形式。大家的心情我很能理解,可我仍觉得“谩骂”并非是解决事情的最佳方式,甚至有时候是一种无力的表现。正好在这个事件发生前,我有跟几位中国纤维纺织行业的业内友人们一同参与了英国羊毛织物的产品研发工作。今天我们就聊聊纤维纺织行业的故事和文明社会该有的问题解决方式。





这是一块 Double Twisted 的西装毛料,也就是采用了二次加捻技术的双股羊毛纱线的强捻毛料,产于英国哈德斯菲尔德,简称为哈镇。事实上哈镇也是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纺织行业摇篮。织布工厂为哈镇最专业严谨的 C&J Antich ,他们是一家通晓精纺羊毛织物技术的家族企业;出品方是中国的纤维织物综合商社 The Cheers ,他们同时也是西装深度爱好者们津津乐道的 Taylor & Lodge 的大中华区总代理商。高棟受 The Cheers 社长罗先生的邀请,担任了他的文化顾问,协助他梳理了近 500 年来的纤维织物历史。





近年来很多中国品牌都或多或少地跟国外品牌联合推出一些产品,但大多都围绕在设计或产品缝制的环节。亚洲汉字文化圈中除了日本的一些企业以外,其他国家很少有能进入到西方的产品供应链的核心展开技术层面的合作。 C&J Antich 常年为 LVMH 和开云伞下的品牌供应羊毛织物,同时他们也是众多拥有跨国业务的英国料商背后的织布厂,很少浮出水面。

罗先生因为从事这个行业,所以深知 C&J Antich 的技术能力,现任 C&J Antich 董事总经理的父亲就曾担任过 Taylor & Lodge 的首席技术顾问。但是哈镇的织布厂在尊重传统的同时也极度封闭,他们对金钱的热衷度很低,很多西方本土的大型企业都很难和他们展开合作。





C&J Antich 只愿跟拥有精纺羊毛织物细化领域知识的公司合作。原本在亚洲合作的国家只有日本,因为日本是全球最大的西装消费市场,而罗先生的出现则打破了英国人对中国纤维行业从业者的刻板认知。因为罗先生是一名强捻织物的专家,拥有着丰富的强捻技术知识,本身又是工程师出身,有着严密的几何逻辑,他会深究产品的构成本质。

罗先生同时也是一位成熟的西装产品消费者和爱好者,他的不少圈中好友跟世界各国的知名裁缝铺有着紧密的联系,很多大裁缝都会将罗先生的产品推荐给本国最专业的刊物进行报道。比如近年来在全球掀起了极致产品消费热潮的《 The Rake 》杂志,这本刊物的读者群体大多为从事金融和房地产行业的高净值人群,他们懂得自己需要什么,也很清楚事物的价值和本质。





最新一期的《 The Rake 》杂志上就有西装深度爱好者都熟知的日本裁缝名铺 Sartoria Ciccio 的大裁缝上木先生的推荐。Taylor & Lodge 的 Lumb's Golden Bale 系列是各国的西装爱好者们口口相传了几十年的哈镇名物,被誉为精纺世界的灯塔,而上木先生的缝制是通往新世界的指南针,二者相结合便是“世界的尽头”。高棟的文章中常出现世界的尽头,出处就是我跟罗先生的日常对话。

Lumb's Golden Bale 强捻四股这个系列的技术配方是罗先生和 Taylor & Lodge 的共同研发成果, The Cheers 也斥巨资买断了这个配方,全球只供货给罗先生,这是 The Cheers 打破日本财阀系纤维综合商社独大的开始。因为 Taylor & Lodge 在日本的经销网络有着好几家巨型综合商社的身影,很多日本和韩国的裁缝铺都会通过各种渠道从中国采购 Taylor & Lodge 的四股产品。





强捻类的织物产品过去十年中,在日本所流通的多为 Hopsack ,也就是席纹织法,且以意大利比耶拉地区的产品居多。同为羊毛织物三大圣地的英国哈镇和日本尾州地区的产品多为传统的生产方式,不喜欢在织物上添加过多的化学药剂进行后整理,所以成本也十分高昂。意大利织物很多时候会给人柔软的印象,正是源于后整理技术的突出,因为人们会以羊毛织物的触感为判断产品好坏的标准。

罗先生要求 C&J Antich 使用最优质的澳洲美丽奴羊毛纱线,后整理则交给了哈镇最富盛名的 W.T.Johnson 来处理, Taylor & Lodge 的 Lumb's Golden Bale 的后整理也出自这里。由于 C&J Antich 的二次加捻技术特别出众,在无数织布厂中独树一帜,很耐整理,所以产品的柔软度上也十分出色。虽不及羊绒的触感,但比起一般的多股纱强捻类产品的触感要好很多。





这件夹克用的 Loro Piana 羊绒云就是很常见的 Hopsack 织法,属于夏季羊绒,算是目前市场上除个别稀有纤维之外均价卖的最昂贵的 Hopsack 毛料。柔软度上无可挑剔,只不过这种料子比较适合衣柜中衣服很多的人,如果你从未买过西装夹克的话,我个人并不建议夏季羊绒成为你的第一件夹克,因为这种布料并不耐磨。

实际上,后整理的工序越多,柔软度呈现得越高,对羊毛纤维的负担也就越大。哈镇的出品一直以实用性为主,这是跟比耶拉的最大不同之处,当然比耶拉也熟知哈镇的生产方式。只不过英国和日本多为织布和后整理都有专门的工厂,而意大利则都整合在了一起,也就是一贯生产。





强捻类的织物除了 Hopsack 以外,最出名的当属 Fresco 。不过 Fresco 是一家英国跨国料商的注册商标,英产织物的价格都很高。The Cheers 不涉足零售市场,只针对商业客户,所以高棟也不能透露 C&J Antich Double Twisted 的产品售价,只能说 The Cheers 的定价很理性,因为很多从事英国精纺羊毛织物代理商的售价都高得太过离谱。

日本代理商的定价相对公道,罗先生也一直很认同日本市场井井有条的秩序。很多时候大家能感受到日本产品在设计和细节上的用功,但却忽略了日本纤维综合商社跨全球的贸易能力和本土的强大制造业基础如果没有这两样作为支撑,那么日本产品的全球竞争力并不会像现在这样十分凸显,强大之处并非浮于表面的一些外在呈现,而在于庞大的商业生态体系。





这件 Blazer 用的是尾州的强捻毛料,很接近 Fresco 。虽然不清楚具体是哪家工厂织的布,但触感上更接近广义认知上的哈镇强捻毛料,很干脆,挺括感强。尾州一直遵循哈镇的传统生产方式,甚至会比哈镇更加固守传统。当然很多国际买家也都青睐这份传统,虽然固守传统,却也不能说尾州没有创新。只不过和哈镇一样,他们也对金钱的热衷度很低,只愿意跟能够理解他们制造理念的团队进行合作。

我相信大家同样会关心中国能不能生产出媲美三大圣地的羊毛织物,中国在量产能力上为世界第一,但如果涉足像 Hopsack 或 Fresco 这种细化类的专业织物就不太擅长了。首先三大圣地会有慢速和快速织机同时出现,而中国纺织业并没有保留下慢速织机,就算从海外采购回来也缺少修理整备旧式织机的人才,这是个现实问题,绝非“强大”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罗先生对尾州地区也充满着好奇心,只不过现在处于疫情期间,他只能从高棟的口中获得一些信息。他的求知欲十分旺盛,他这个工科生很注重结构本质。而我是文科生,逻辑偏向类比思维,更注重文化内核。但对于产品研发来讲,任何角度都不能妥协,都要具备。产品有任何死角都是出品人不认真的表现,没有其他的借口,这一点我们常能达成共识。

羊毛织物三大圣地虽然名副其实,但很多纺织从业者也会忽略一股来自美国的力量。康涅狄格州也拥有着强大的精纺羊毛纺织企业 American Woolen Company ,由华尔街大银行家 Charles Ranlett Flint 先生于 1899 年合并了八家纺织企业而成,从纺纱到后整理全部在美国本土完成。同时他们也常年持有五角大楼的合同,是美国军方的供应商,礼仪军装制服均由其供应。





American Woolen Company 这家纺织企业的技术源头最初是哈镇的移民从业者,但近年来有吸收意大利纺织企业的纺织方法方式,并且和 Loro Piana 之间有业务提携关系。所以 American Woolen Company 也是少有的兼具英国和意大利特点的纺织企业。“柔软”目前是精纺羊毛织物行业整体的发展趋势,罗先生虽然也有柔软化的一些倾向,但他始终坚持让产品的 70% 还是要体现出哈镇特色这一原则。

高棟在搜索 1980 年代的哈镇资料时发现,哈镇也曾有过柔软化的倾向,只不过是通过湿度控制技术来实现。关于这个方法有仔细咨询过  Antich 家族,他们表示没有任何问题。Antich 整个家族从老到少都热衷技术研发,无论是慢速到快速织机,现代甚至是几百年前的纺织技术。这样能够保证不给纤维添加负担的基础上,仍保持一定的柔软性,但这仍然是哈镇独有的柔软性。这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产品研发方式,用过往的历史遗留文化来满足当代的需求。





ARTHUR HARRISON 可以说是哈镇历史最悠久的纺织品牌了,可追溯到 16 世纪。在日本市场一直有很高的评价,原本一直为英国军队供应礼仪军装,现属于 Taylor & Lodge 所持有的资产。哪怕是看着一样的织物,也会有一些微妙的区别,日本地区 ARTHUR HARRISON 料子的配方跟英国本土买到的会有区别。

罗先生同时也是  ARTHUR HARRISON 的大中华区代理商,他告诉我英国哈镇本土的很多料子还需要一些改良才能符合市场的需求。我个人觉得这个触感和 C&J Antich 的感觉很像,但又不太一样,这中间的变化很细微, C&J Antich 会有一些不易寻见的朴素优雅。而日本配方的 ARTHUR HARRISON 则是在刚强之中存了些许不经意的温柔。





日本是纤维纺织业强国,影响力并不在于拥有尾州的纺织产业链,而是辐射全球纺织行业的能力,目前世界上大部分羊毛织物以及植物纤维产业是需要日本综合商社的全球贸易网络进行交易。比如像伊藤忠商事这种巨型综合商社。

伊藤忠商事的业务覆盖纺织行业的每个环节,无论是大宗交易还是细化领域,都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位居伊藤忠商社的社长和会长的职位时,除了要担负起企业和社会责任,还会继承一个称号,也就是“纤维大相场之神”。





纤维大相场就是大宗交易市场,尤其是第五代社长越后正一先生,早在担任部长职位时他就获得到了这个称号,带领伊藤忠商事击败了当时全球棉纱线大宗交易的最强竞争对手丸红,史称“纤维相场的大胜利”,奠定了今日伊藤忠商事的行业地位。

如果想要在纤维行业取得足够的话语权,要具备足够的专业性和绝对的力量,光靠“谩骂”过于空洞。专业在于深究,力量在于积累,而实现这些在于“行动”不要寄希望于未来,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C&J Antich 这个产品最初想用的是 The Cheers 的专属英国定织系列推出,因为罗先生拥有 200 多个长期合作的客户,很多都是中国各大城市的代表性裁缝铺。但罗先生认为 C&J Antich 长期深藏于纺织行业供应链的背后,这对勤勉的 Antich 家族来讲并不公正。而且 The Cheers 几位合伙人的个人财务状况都很理想,没必要像一些西方大型企业那样赚取着中间大量的差价来满足个人的财务需求,所以整个产品都是围绕着 C&J Antich 进行,这也是高棟很佩服他人品的原因。

一位优秀的商人既要懂得赚取商业回报,同时也要对供应商表示应有的尊重。实际上 Steppy 的主编 Ray 先生也有着同样的品格,做事的风格都很像, Steppy 的纸媒刊物在东京也很有威望,很多东京本地的从业者都对 Steppy 出品的品质大为赞赏。他们二人都是高棟所尊重和欣赏的中国青年商人。能够不浮于表面,深入文化和制造业的核心位置就是世界的尽头!中国大脑运用全球最优质供应链制造产品并赋予其文化内核的时代已经来临。标志着中国生活方式行业英雄纪元的正式开幕,大班是对在华从事跨国业务的商人的赞称,为此高棟写了首《饮中大班行商歌》献给前往世界尽头的英雄们。





《饮中大班行商歌》
 
黑潮涌动,积云奔浪。
大梵天音,婆罗颂唱。
麒麟吐卷,至圣文王。 
万国之扉,七海通商。 
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
英雄纪元开幕,诸君同仁饮杯。
三十六天大罗天,三十三天忉利天。 
人生浮余几十载,终点唯有世界的尽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