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 The Beatles 缝过西装的银座老裁缝|《编辑的日常》

发布日期:2021-05-17 15:06
大家好!我是高棟,坐标枥木县小山市。大家在选择裁缝铺的时候,首先会想到什么?是这家店标志性的 House Cut?缝制和试身的细致程度?裁缝的从业年数和经验?又或者哪位名人也光顾这家店?很多时候一些涉及定制业务的品牌或裁缝铺会讲比起这些的话,更重要的是满足是客户的需求。

我一直都觉得真正的“客户需求”在这个行业中是个接近伪命题的悖论公式,很多时候只能看活跃在市场中的裁缝擅长怎样的剪裁风格和这家店能提供怎样的服务。这期《编辑的日常》的主角速见先生并不是一个活跃在主流市场的裁缝,他是个严格的银座老裁缝,最喜欢使用哈镇和尾州生产的布料,而且他曾为 The Beatles 的主唱 Sir Paul Mccartney 缝制过西装。





1966 年 The Beatles 首次来到日本武道馆展开了为期 3 天的公演,这在后世被称为是奠定了日本流行文化的里程碑,文化意义上几乎等同于 1964 年东京奥运会所带来的影响。The Beatles 从 6 月 29 日抵达日本,7 月 3 日离开,短短五天紧张的行程内,Sir Paul Mccartney 却叫来了一位名叫宫川健二的西装裁缝和他的团队来为 The Beatles 缝制西装。

目前活跃在国际市场的知名日本裁缝有很多,比如以东京为据点的 Ciccio 的上木先生和 Anglofilo 的小野先生,还有佛罗伦萨 CORCOS 的宫平先生及米兰 CRESENT 的河合先生,这些都是西装深度爱好者们耳熟能详的名裁缝。而距今 60 年前,宫川健二先生则是国际市场中最知名的日本裁缝,可以说他是这个行业的黎明前的先行者,同时也是银座裁缝这个群体中在当时声望最高的裁缝。





严格来讲;宫川先生是在加拿大成长的日裔加拿大人,后来回到了日本工作一直到去世。由于宫川先生是双语者,并且精通英国和法国的西装剪裁知识,所以当时许多西方名人到日本后都会慕名找他来做西装。只不过宫川先生是 Cutter,多负责剪裁纸样和为客人试身。这些是 The Beatles 离开日本登机前的照片,全员都穿上了宫川先生所率的裁缝团队为大家所缝制的西装。

The Beatles 访日时,速见先生年仅 25 岁,他是宫川先生的裁缝团队中的青年裁缝,擅长缝制的环节。在东京奥运会期间,速见先生曾不分昼夜地缝制了太多选手所穿的日本国家队红色 Blazer,从此银座街的裁缝圈便称速见先生为“千本针”,形容他擅长缝制。后来还有两位设计师也曾找过速见先生缝制过样衣,一位叫高田贤三,另一位叫三宅一生。





往往我在选择一位裁缝前,当看过对方的作品后,第二个想了解的就是他的世界观。速见先生的裁缝铺里面并没有很多跟西装相关的刊物或杂志,反而有放置大量的世界各国都市风景和城市文化类的书籍。他认为西装来自西方,但使用场景却是生活中的每个画面,场景和使用者本身之间的关联才能体现一件西装作品的真正价值。

速见先生很反感当下人们所热衷探讨的“匠心”,尤其是将日本职人和“匠心”这个标签重合。他认为用心去工作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是每个拥有工作的人都应该具备的基准,所以“匠心”并不是一个职人的全部,作品有时是其世界观的承载媒介。




速见先生很喜欢使用英国哈镇和日本尾州织的布料,因为当他进入这个行业时,意大利产品还没有普及到市场。他并没否定意大利产品的品质,仅仅是出于他一直以来的剪裁习惯,而在他店中的布料也都是尾州和哈镇的料子。这匹布是最近在日本市场中很有人气的 ENGLISH SILVERN,Cicco 的大裁缝上木先生也在《The Rake》杂志上有推荐过,织布工场为历史悠久的哈镇名厂 BOWER ROEBUCK,出品方是日本的纤维商社老铺 Ginza Sawamoto。

Ginza  Sawamoto 是亚洲纤维纺织行业的大御所,代理着一众闻名于世的精纺名门布料,尤其偏好价格昂贵的高支毛料,如 Loro Piana 的 170 支 Wish 系列及 Zegna 的 14 微米系列。Ginza Sawamoto 是高支精纺毛料的专家,同时也是日本选货店御三家常年合作的供应商,ENGLISH SILVERN 就是 Ginza Sawamoto 的自社企画产品。关于纤维商社的自社企画产品,大家可以参照《谩骂不如超越》中 The Cheers 和 C&J Antich 的关系。





提到日本选货店御三家和哈镇工厂,其实日本市场对哈镇的织布工厂也有御三家的说法,分别是 Taylor&Lodge、BOWER ROEBUCK 及 C&J Antich。其中 Taylor&Lodge 的知名度在哈镇工厂中最高,而 BOWER ROEBUCK 则是属于拥有比利时和英国背景的跨国料商 Scabal 的固定资产,Scabal 之所以能在国际市场屹立不倒,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 BOWER ROEBUCK 织布工厂的技术支持。C&J Antich 则多为精纺行业从业者熟知,很少在二级市场公开露面。

速见先生现在的裁缝铺很小,就在自家一户建住宅的一楼,客户也都是几位常年的老客,对布料也没那么大的需求量。如果不是出于他的从业年数和行业地位的话, Ginza Sawamoto 不会给他这种小规模的裁缝铺供货,他在学徒时期就常跟 Ginza Sawamoto 打交道,从原本的单位银座山形屋退休后还与其保持着良好的友谊,但他时常觉得很惭愧,因为他每次发的订单都不超过 30 米。





哈镇御三家目前在全球精纺市场中的产品辐射能力纵然没那些大型跨国企业突出,但是行业资格和地位一直以来从未变过。高棟将 C&J Antich 这匹布拿出来后,速见先生非常的喜欢,他觉得这布的颜色很优雅,他问我还喜欢什么样的布,我挑出的这几块小样让他一直笑,他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会钟意过去日本泡沫期那些综合商社的社员们才喜欢的东西,更让他吃惊的是以 C&J Antich 为名义的料子居然是中国纤维商社的出品。

C&J Antich 的料子让他想起了 1960 年代前的日本,他讲过去的日本的纤维商社并没什么影响力,当时尾州的生产体系也不完善,想买些好料子都要看西方人的脸色。一直到 1964 年奥运会以后,经济全面起飞,这时候英国的工厂才愿意按照日本市场的需求生产,而到了 1970 年代,日本市场标准逐渐提高,到了 80 年代,英国都要按照日本标准进行生产,他问我现在的中国标准能达到什么程度?我告诉他目前能给予英国工厂中国标准的纤维企业还很少,C&J Antich 的出品方 The Cheers 算是其中一家。





速见先生接下来拿出一本 80 年代的画册供我参考,一切都是昭和时代的方式。他的店中也没有最新的杂志或刊物,我告诉他现在比较时髦的裁缝铺不会给客人看这种展示结构的画册了,大家都喜欢看照片来寻找感觉。速见先生觉得杂志上的照片大多是模特在穿,但却不一定适合衣物的使用者本身,即便身材很相符的情况下。

这本画册上的纸张略微泛黄,可以看出那个年代的人们很喜欢双排扣,因为那个时候带有意大利审美意识的 Power Suits 很流行,大多都是以双排扣为主。速见先生觉得比起英国和意大利所强调的那些特点,他更喜欢过去大手町上的办公人员们所穿的银座流西装。





这个就是拥有意大利 Power Suits 意识的银座流西装,下摆没有开衩,肩膀很有力量感,很宽阔。银座流的技法虽然有遵循英国的传统剪裁方式,但是剪裁的整体则更加圆润,而当时的正统意大利 Power Suits 则会更挺拔,比如电影《美国精神病人》中男主角所穿的 Power Suits 出自 Valentino。那个就是很标准的意大利 Power Suits,建议读者们可以看看那部电影,剧情也很精彩。

我个人也很喜欢这种感觉的银座流西装,很适合穿在身材特点不是那么突出的传统东方人身上,不像萨维尔街上那些有军装剪裁基因的西装那样很方正,也不会像很多过度追求那不勒斯西装的潇洒呈现的成衣品牌或裁缝铺那么夸张。只不过因为银座街上早已经是 LVMH 和开云这些跨国品牌管理集团的身影,银座流的西装在当下很难进行一个有效的文化形象重塑。





扣子的话,我有准备一份 Takashimaya 的黑蝶贝母扣,厚度为 3mm,打磨的非常圆润,贝壳扣的虹光很漂亮。提起 Takashimaya 的话,大家一般会想到高岛屋百货,但这并非一家,扣子出品方的 Takashimaya 是全世界唯一一家将核心业务定为贝壳扣材的商店,你几乎能在这个店中找到全世界已知的所有类型的贝壳类扣子,日本的扣材加工行业非常完整,而且细致到了极致。

比起牛角扣的话,我觉得贝壳扣与春夏的季节性和料子的产品性都更好,高棟的文章中一直有讲过相性,各位读者也可以参照《好好穿衣服,并不容易》一文。衣服的外在构建其实都不难,取决于个人的财务能力,想买什么都可以。但内在的文化呈现很细微,尤其像从事一些比较严肃的职业,比如外交官,很多国家的外交官都不能完全按照个人意志穿衣,穿的不适当了会有政治隐喻,更会对国家形象造成影响,当然普通人不必在意这么多繁琐的事宜。




衬里的话,我选择了半衬里的形式,同样很适合春夏。而衬里的品牌则选择了旭化成的宾霸,也就是市场上通称的铜氨丝。大家都喜欢称铜氨丝为宾霸,宾霸是旭化成的注册商标,几乎每个裁缝铺都能看到宾霸,市场占有率也高。现在很多人做衣服喜欢用 Hermès 的丝巾做衬里,我个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首先丝绸的抗磨性不可能有宾霸高,很容易就磨坏。

哪怕是你穿的频率不是很高,尤其是 Hermès 的丝巾,因为 Hermès 的丝巾大多集中在法国第戎地区。第戎地区的水质很好,能生产出高品质的丝绸。只不过 Hermès 的丝巾的后整理方式更针对与肌肤的贴合,人体在日常的活动量是很大的,就算你穿的是高支的极细纱线的衬衫也避免不了人体所产生的自然摩擦。




这是速见先生自己穿的夹克,这就是最典型的银座流西装的剪裁。领幅很宽,看着很像英国西装,只不过扣位很低,大身还有些像美国西装那样很宽松。肩膀的弧度很圆润,却不是美国西装特有的自然落肩剪裁,因为有厚重的垫肩,肩膀结构上又偏向英国西装,但整体的剪裁效果更为圆润,银座流剪裁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对世界各国西装的一种整理和总结,只不过呈现出了东方的味道。

高棟在之前寻找做衣服的灵感时曾有写过《从分店来看选货集团的水准》中有提过当下有用严肃西装的毛料做成日常穿的工装或其他衣服的形式,我自己很喜欢这种方式,同时也喜欢让严肃的西装以更加日常的方式呈现。所以我按照自己衣柜中的一件法国制的 agnès b. 西装为参照,希望将衣服作成三扣结构的形式,但并非眼下所流下的 3roll2 的形式。





我也有试穿一下速见先生的这件夹克,因为这件夹克所使用的是 Tweed,袖口的弧度在当下来看未免会显得有些臃肿。如果是 C&J Antich 的强捻双股,就不会有这种臃肿感了。制作周期大概为两个月,很期待 6 月的试身。本想拍一张速见先生本人的照片给读者们看一下,但是遭到了他的委婉回绝,高棟也尊重速见先生的想法。其实这些年来日本有很多媒体在制作纪录片时有拜访速见先生,日本的媒体们希望他讲述服务 The Beatles、高田贤三先生和三宅一生先生的故事,但通通遭到了他的拒绝。

速见先生不想在公开场合谈论这些他所服务过的名人,这是银座老裁缝们的职业操守。事实上速见先生最初也不想让高棟把这些事情都写出来。只不过我有劝说他,中国的生活方式行业已经进入了英雄纪元时代,需要同属于汉字文化圈的日本给予中国生活方式行业更多的专业知识和行业经验来确立出符合全球化消费市场的中国标准,毕竟汉字文化圈的源流是在中国。





从速见先生的裁缝铺出来后,感触颇多,去一家烧肉店喝了点酒。不过却是无酒精的啤酒,最近工作很多,需要保持理性。由于疫情的影响加上速见先生今年已经 80 岁了,他的不少老客都在近年来去世了,其中不乏一些在商业领域举足轻重的社长或会长。他准备在为我做完这件衣服后,就关闭他的裁缝铺,专心去一家西装缝制工厂担任技术指导,同时他也祝福着中国的生活方式行业的发展。

他知道中国这个拥有着璀璨文明的古老国度正伴随随着时代的发展,经历着又一次的文明崛起。而我们这一代成长于海外,喜欢生活方式文化,拥有华人家庭背景并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们现在也有知识、能力及财力来支持中国生活方式行业的进步和发展。




互联网的诞生让世界进入到了全球化信息共享时代,在全球消费市场的面前,比起一味的强调“中国制造”或者“国货自强”,我觉得当下更应该增强的是“中国大脑”。虽然中国很大,但世界比中国更大。在世界的面前你我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如果你想要了解世界的广阔,最好的办法就是前往世界的尽头。如果你想读懂世界,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世界融为一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