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我爱超级 A ︱《编辑的日常》

发布日期:2021-07-05 15:11
大家好!我是高棟,坐标枥木县小山市。近年来日本选货店在中国的受关注程度可以说是空前绝后,只不过大家所关注的重点多集中在头部市场的御三家,或是常在日本杂志上出现的那些个性鲜明的小店。传统的日本媒体或杂志都会将叙事重点放在“人”和“物”之间的连接,很少提及店铺本身的特点,最近高棟去逛的这家名叫 Super A Market 的店就是一家很有特点的日本选货店,甚至不那么像日本选货店。





Super A Market 隶属于日本选货集团 Tomorrowland,目前只在东京开有两家店,一家位于青山,另一家位于新宿,我去的是青山店,临近表参道。从外观上来看 Super A Market 可以说是平平无奇,熟悉青山和表参道的读者应该知道这两个区域在东京是非常成熟的核心商业区,敢在这附近开店的品牌多是跨国巨头。本土的一些小规模的店铺更是精致到让人感动,只不过 Super A Market 是以 Super Market 业态为参照的新型选货店,A 的意思是集合世界一流产品选货意识的呈现。





Super A Market 中会有大量的国际设计师品牌,这跟御三家或 Tomorrowland 主体店的选货方向有很大不同,比如 Acne Studios、Maison Margiela 或 Dries Van Noten 在店中就很常见,其实 Acne Studios 和 Dries Van Noten 在日本的总代理商也是 Tomorrowland。Super A Market 同时也会关注独立设计师品牌,比如伦敦出身的 Grace Wales Bonner 女士所创办的  WALES BONNER 品牌,融入了英国和牙买加文化。她在 2016 年获得了 LVMH Prize 设计大奖,她也曾为 adidas 设计过运动鞋,高棟很喜欢不同国家所产生的融合文化,很看好 WALES BONNER 品牌的发展。





这件衬衫出自居住于巴黎的瀬谷慶子女士所创办的个人品牌 seya. ,这个品牌在媒体上露面的很少,选料和制法都很讲究,我所知道的购买 seya. 的群体多是时尚从业者,而且售价很高,平均售价高于 visvim 很多。下面这两双鞋子正好就出自 visvim,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几年前在东京偶遇中村先生并聊了聊天,我问他:“您知不知道 visvim 在海外被很多媒体‘定义’为‘街头品牌’吗?”他笑着回答我:“我有听到一些传闻。”





Super A Market 二楼的楼梯拐角处的生活用品展示区很吸引人的注意力,这真的很像是 Super Market 的产品陈列方式。Tomorrowland 集团内有专门的生活用品选货部门,御三家虽然也有各自的生活用品部门,但在种类和细化程度上无法与之相比。生活用品的采购需要很强大的专业能力和行业背景作为商业支撑,当个人想开个小店时,如果没有深厚的专业知识,仅凭个人的审美取向或市场流行导向很难能在这个行业立足并获得可观的商业回报。





Super A Market 会提供金属的购物篮方便你挑选生活用品,高棟有购买 uka for MEN 系列的洗发水和护发 Tonic,这个系列在 Steppy 上有报道过很多次,同时也有买 uka 的无性别造型 Wax。





Super A Market 里面贩卖的产品几乎 Steppy 都有报道过。





《LOST iN》城市指南是《38HOURSin》城市指南的延续作品,《38HOURSin》在出到第八期纽约篇的时候更名为《LOST iN》,人们常把《LOST iN》和《LOST》混淆,《LOST》是由一位居住于上海的新加坡独立出版人创办,而《LOST iN》则是出自柏林的团队。我觉得《LOST》更倾向人文感知,而《LOST iN》则更偏向地域文化。Steppy《A to Z》的城市指南型的内容质量也很好,去年我采访过《AMETORA》的作者 David Marx 先生,并送了他一本《BEYOND》,他表示内容的品质非常高。





Davids 的牙膏使用的是天然薄荷成分,其他成分也都是 100% 的天然由来物,儿童至老人都适用,效果非常好。最早由我的牙医推荐,他自己和家人就有用 Davids 的牙膏。每支牙膏盒内都有很贴心的附带一支挤牙膏的金属拴,这很人性化。售价的话在平均在 1980 日元一支,不算便宜。自己一向很舍得在牙齿护理上多花一些钱,也会定期去看牙医,我觉得为健康投资是很值得的事情,但不会去吃保健营养品或饮用健康补剂。





Super A Market 中也有像 Aesop 这种大家耳闻能详的品牌,而且产品系列很齐全。Super A Market 不会刻意为了追求广域市场而多去选择投放些大家都熟悉的品牌,也不会为了“显得独特而独特”去寻找些你从未听过的品牌。一切基于“A”的基础,也就是集合世界上一流的产品,当然背后所体现的都是 Tomorrowland 的行业经验与商业能力。其实 Super A Market 中也有别注的产品,多是像 RAF SIMONS 或 LEMAIRE 这种成熟的品牌,这世上能让国际设计师品牌为自己做别注产品的选货店并不多。





BYREDO 是近年来备受市场瞩目的香水品牌,一般的选货店只会放几种产品,而 Super A Market 里面能找到所有市贩的系列。但我个人并没有使用香水的习惯,有时看留言说:“希望我能介绍更多提升个人品位的单品”,我对“品位”、“审美”以及精致的生活,或者“高级”、“奢华”的概念都不感兴趣,反而对品牌的供应链及文化内核的传播与呈现更有探索的好奇心。消费品所对应的都是“人”,如何与“人”建立联系是消费品行业的永恒话题。





Super A Market 二楼的空间其实很大,不过棚顶很低,这是我唯一有些购物压抑的地方。我在写文章时会设置三种角度,一是消费者角度,二是编辑角度,三是行业角度。其中我最重视的就是消费者角度,但套用的也是自己的视线和感触。自己还是一名编辑,所以会刻意的选择公立的标准。最近我在尝试不影响公立标准的范围内释放一些个人的感受,文化产品也是产品,在产品上追求完美并没有什么过错。





TANGTANG 听着很像是中国的品牌,不过却是发源自东京的 T-shirt 品牌。TANGTANG 的设计师丹野真人先生曾在 COMME des GARCONS 和 UNDERCOVER 工作过,也曾为 sacai 做过设计。很多东京的从业者都会去买件 TANGTANG 的 Tee,只不过我买东西很注重衣服背后的数据,也就是用料和制法的披露。TANGTANG 在制作工艺上的披露信息并不多,所以我准备足够了解这个品牌后再进行购买。




CABaN 是 Tomorrowland 在 2018 年推出的独立自社子品牌,色彩非常丰富,并且提倡的是无性别和无国界穿衣。CABaN 的定番作品就是棉和羊绒混纺的帽衫,里面有加入些许的尼龙成分,价格为 42900 日元,生产地是在中国。加入尼龙的成分是为了在染色时不给纤维增加负担,因为 CABaN 的染色很有特点,亮度很足,市场上几乎找不到能比 CABaN 染色效果更好的帽衫了。




Tomorrowland 一直以生产丰富色彩的产品闻名,因为他们早期就是以针织品制造商业务奠定的事业基础。比如 Tomorrowland 的另一个自社品牌 Blue Work 所出品的帽衫就跟 CABaN 的工艺和用料逻辑完全不同,Blue Work 会选用 LOOP WHEEL 工艺,也就是用和歌山的慢速织机织出的一种布。说起 LOOP WHEEL 工艺,大家会想到  LOOPWHEELER 这个品牌,但染色上显然是 Blue Work 更胜一筹,而 CABaN 的染色效果要比 Blue Work 更明亮。当然这也是棉、羊绒及尼龙混纺的材质才能呈现出的明亮效果,而在尼龙混纺产品的染色工艺上,中国拥有最强的供应链。






CABaN 的丰富色彩有延续 Tomorrowland 的品牌基因,并且具有独特的设计和剪裁方式,CABaN 的剪裁并不会过度强调经典或很现代的呈现风格,而是基于生活本身和穿着性进行考量,还有一定的度假地特点。Tomorrowland 的整体选货方向和产品开发方向都带有这些特点,但每个子品牌选货店的呈现方式却又千变万化。Super A Market 的业态有着 Super Market 的形式,Land of Tomorrow 则更能体现出国际视野,里面会有更多耳熟能详的国际品牌,相同中去感受不同是我个人对 Tomorrowland 整体的理解。



分享到: